您的位置: 首页 >业务工作>廉洁文化>详细内容

清风文苑 |风车

来源:市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:2021-04-28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   将方纸沿对角线划开,中间留下圆心空白,将四角粘在中心,便制作成了风车。

  这是我童年为数不多的娱乐之一,做成之后,黏在棍子上,看风车迎着风旋转,竟然也能从这里面找到乐子。这种做法很死板,却也很简单,便于掌握,因此当时我年纪虽小,倒也做的有模有样,唯独在划开对角的时候,却是要注意不能有丝毫偏差,拿小刀操作的时候,要格外小心,否则确定纸张就会被“大卸八块”。对一个孩子来说,这也是格外考验耐心的事。

  教我制作风车的是父亲,大人总是如此,凡事一件算作娱乐的事情,总喜欢给你说教两句,扯上几句做人的道理,好比我吃饭时,就教我不要浪费粮食倒也罢,偏偏还要说什么“勿以善小而不为,勿以恶小而为之”的人生道理,因此这件事也没有例外,每次在我拿着小刀小心翼翼比划的时候,他又拿出那番论调。

  “做人就和做风车一样的,必须要有规矩,按着规矩走,学会自律,不能想怎样就怎样,不然就成不了事,还会误了自己。你看看你,又划歪了……”

  直到现在,我都隐隐约约还记得儿时的不耐烦,其中又夹杂着一丝无奈,没有人想听这些大道理,更何况是爱玩的孩童。父亲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,甚至称得上不善言辞,但唯独面对我的时候是个例外。

  当时一般的孩子都是随手在作业本或者草稿纸撕下一页,开始制作风车当乐子,但是由于作业本往往比较薄,时常一两天就出现破损,父亲对于这方面倒是大方,每次给我一块钱,去不远处的精品书屋买两张硬壳纸,这样做出来不仅更美观,而且质量很好,往往能管上半个月。

  当时我也算是那店主人家的常客,老板娘也十分眼熟我,因此往往是店家把钱收后,就让我自己去纸张摆放的地方自取,也不会担心我多拿,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父亲是政府干部的缘故,工作总是兢兢业业,当地群众十分认可,他们认为总归是政府的人,教育出来的子女总不会差。

  事实也确实如此,在父亲的管教下我是万万不敢偷鸡摸狗贪小便宜的。唯独我却记得有一次,向往常一样拿买了纸回到家准备开始艺术创作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多拿了两张,我却是真真实实的犹豫了,当时我一天的零花钱也就一块,多拿的两张纸可以够我再玩半个月了,省下来的一块钱可以够我多买两包零食,这对一个孩子简直是天大的诱惑。我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内心的挣扎,尽管我知道这样做不好,却无法抹去自己心中的私欲,然而我却是害怕的,一是觉得这与自己受到的教育所违背,二是担心被父亲知道了责罚。

  犹犹豫豫中,还是向父亲说出了实情,却是抱着一种侥幸心理,说不定父亲会认同我的做法呢?那我这样做好像也是名正言顺。年幼的我只想为自己的不正当行为找到支撑,从而心安理得罢了。父亲听完,没有说话,也没有责骂,只是按照之前教我的方法,熟练地将方纸沿对角线划开,中间留下圆心空白,将四角粘在中心,与我的差别就是,父亲制作的速度更快,划的线更直,更美观。

  他将风车放到我手中,问道“知道为什么我做的风车总是比你更好吗?”

  “因为您年纪更大,经验更足,技巧更好……”

  “不是。”他摇了摇头“跟你说了多少遍了,做人就和做风车一样的,必须要有规矩,按着规矩走,不然就成不了事,还会误了自己……”

  再后来,我已经能做风车做的和父亲一样好了,尽管后来我又有了别的爱好,也鲜少再以做风车、吹风车为乐,因此那家精品店我也光顾的比以前少了很多。唯独店主人看见我,都向别人赞不绝口,说我有规矩,不贪小便宜,将我“拾纸不昧”的事再重复一遍,而我每次听到这种话都会感到十分惭愧。

  现如今我已经参加了工作,内心有动摇之时,我总会想起自己身上所肩负的责任,时刻提醒自己不应逾越底线,一言一行应符合纪检监察干部的要求。每当看见党员干部因欲望而迈向深渊之时,我脑海中总是回忆起记忆中父亲手中那只随风而转的风车。(津市纪委监委   黄文慧)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分享到:
【打印正文】